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辽源市私企老板违法暴力拆迁有恃无恐(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 11: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市区级政府公安机关面对事实置若罔闻,耐人寻味

内容提要:
1、截至2017年5月1日,吉林省辽源市“东北袜业”二期在建工程,未在国家发改委等有关部门立项,属于违法建设项目。
2、2017年5月1日深夜,“东北袜业”老板组织四十余人,将位于吉林省辽源市兴国村二组,居住、生活近30年的76岁的栾景全家违法暴力扒倒,有恃无恐。其行为触犯了第二百七十五条和第二百九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故意毁坏财物罪和寻衅滋事罪。
3、开发区管委会滥用职权,违反法定程序进行征收和拆迁,开发区管委会应依照程序和法律规定出示房屋征收公告,办理全部拆迁文件及征收手续并承担行政违法责任。
具体情况:
尊敬的新闻媒体人:
您好!
我叫栾景全,是一位76岁高龄的普通公民,在吉林省辽源市经济开发区兴国村二组自有产权住房居住生活了近30 年。房屋占地面积4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260多平方米。我与老伴自九十年代初开始,在此院落制酒、酿醋及加工饮料,证照齐全。然而2017年5月1日深夜一场灾祸凭空而降,一夜之间,我赖以生存的小企业被夷为平地,幸好我当时在女儿家护理刚做完心脏支架手术的老伴儿,才躲过这场灾祸,否则我是否有这样申诉的机会都不堪设想。
究其原由:事情还要追诉到2017年初,我从邻里传闻得知,开发区政府要对我家生产居住所在地区进行征收,即将要拆迁我的小企业。因老伴儿刚做完心脏支架手术不久,4月21日吉林省辽源市经济开发区工作人员把我女儿找到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地,询问我们对拆迁补偿的意见,我女儿转达了我的态度和意见:首先支持政府开发行为,其次我希望政府能提供等面积土地,哪怕地段偏远一些也无所谓,只要能让我继续维持生计就行。工作人员说,如果不做土地置换,货币补偿可以吗?我女儿问,那补偿标准是什么?他答复:那要和领导汇报。
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15点左右,开发区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要求我女儿马上到拆迁办去一趟,因为我老伴儿正在病床上接受救治,家人都无力前往,回答他现在走不开,下周再过来。工作人员说“领导都来了”,就把电话挂断了。
2017年4月23日下午16时许,开发区管委会领导带领开发区工作人员及经开公安分局110警车警员一行数十人,来到我家。因家中无人,他们跳入院内,砸掉我家反锁的大门门锁,十多人破门而入,进行所谓“评估”。后又换了一把新锁把我家大门锁上。
事后,因为无法进入自己的家园,我让女儿多次去开发区管委会和经开公安分局索要自家大门钥匙未果。
2017年5月2日凌晨1点左右,在我家大门钥匙还在经开公安分局期间,该违法项目开发商“东北袜业”副总组织几十名统一着装的“东北袜业”企业保安,分几批次,分别把守我家门前东西两侧路口和中间。有人负责断水、有人负责断电,然后用挖掘机把我家房屋夷为废墟,时过半年后我依旧夜不能寐,这不就是有组织有预谋的黑社会行径吗?如果我当时身居室内,是不是也随我的房子坍塌而离世了呢?眼看着我的房子荡然无存,副总一副黑帮大佬的姿态号令着麾下和轰鸣的挖掘机浩浩荡荡地从“东北袜业”后大门返回总部——东北袜业园,象军人一样命令:“快点快点,各回各位”。房屋被非法暴力拆掉,等我家人赶到现场时,家中物品已经无法寻觅踪迹了。生产设备、原材料等全部损毁,保守估计直接经济损失达300多万元以上。
经历这场浩劫,我和老伴儿都受不住如此的打击,再次病倒在床,我女儿就此找到经济开发区领导,询问房屋被非法暴力拆除的问题,开发区管委会领导答复:此事我不知情,也和我们政府无关,你们应该到公安局报案。我女儿前往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报案,得到该分局局长的答复是:通过我局干警调查,此事件不具备立案条件,不予受理。
在我和老伴儿养病期间,2017年7月8日,星期六下午5:00左右,我家的汽车,停在被非法拆除的房屋废墟旁,我家亲属"老六",在车旁看着房屋及里面的东西,手里拿着手机,有四五个身着“东北袜业”保安制服的人冲过来,抢夺走他的手机,不由分说就打了他,并把他带回东北袜业园的门卫室进行非法拘谨。并将我家汽车强行拖走。接到邻居告知后,我让女儿拨打110报警。当我孩子们赶到后,与拖车人理论,得到的答复依旧是被围殴,在接警警察的干预下,我的子女才免受更大的伤害。随后,我的子女和民警一起在东北袜业园区门卫室(园区东大门内)找到被殴打和惊吓的"老六",并紧急拨打了120把他送到医院救治。
2017年10月份,我家人去北京给在北京读书的孩子送冬季衣物途中,被身着公安制服的警察当众采取强制措施带回。在市公安分局进行拘禁,并被进行“训诫”,理由是我的子女曾向信访部门就被非法拆除房屋的事情提出过申诉,我的直系亲属均属于被监控的“信访高危人群”,这可真的应验了老百姓传闻的以维稳为借口的限制公民权利、限制人身自由的真实案例了。警察还警告我的家人说,火车站等都属于敏感地区,不许去,这是第一次,如果再有下次,后果自负。在我的子女再三追问警察的执法依据,得到的答复是,“这是上面的规定,我们也是在执法”。6个小时后,在没有得到任何司法解释和说明的情况下,恢复了我女儿的自由。
我已年过古稀,面对生死早已看的很淡,可是清平世界,天理何在?朗朗乾坤,国法何存?而今我要面向媒体和全社会,实名举报:
1、截至2017年5月1日,吉林省辽源市“东北袜业”二期工程,未在国家发改委等有关部门立项,属于违法建设项目。
2、2017年5月1日深夜,“东北袜业”老板组织四十余人,将位于吉林省辽源市兴国村二组,居住、生活近30年的76岁的栾景全家违法暴力扒倒,有恃无恐,其行为触犯了第二百七十五条和第二百九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故意毁坏财物罪和寻衅滋事罪。
3、开发区管委会滥用职权,违反法定程序进行征收和拆迁,开发区管委会应依照程序和法律规定出示房屋征收公告,办理全部拆迁文件及征收手续并承担行政违法责任。

党的十九大以来,党中央一系列“打老虎、灭苍蝇”的行动大快人心!今年10月,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继续深化依法治国的精神、继续开展反腐败斗争的精神,我为之兴奋不已。此次实名举报,恳请新闻媒体针对我的遭遇予以关注,针对我反映的相关部门及主要负责人予以关注,并揭露其背后保护伞。我对我所反映的事件真实性负责。               
                           
栾景全
                                  2017年2月26日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